伟德1946网页版 2022年7月1日上午7點

凱利·斯萊特談論海浪和手表

這位11屆世界衝浪聯賽冠軍——也就是GOAT——告訴我們他與腕表品牌百年靈的最新合作,以及參加2024年夏季奧運會的誘人機會

凱利·斯萊特50歲了還在大紅大紫

凱利·斯萊特是衝浪界無可爭議的“山羊”——他是那些超越他們的運動進入一個家喻戶曉的罕見領域的特殊運動員之一。他的數據說明了一切,最引人注目的是創紀錄的11屆世界衝浪聯賽冠軍,他的光頭和和藹可親的笑容無論在海浪中還是海浪外都能被認出來。但這是他的品牌事業,先是與Quicksilver合作(斯萊特在董事會中的地位就像喬丹在耐克(Nike)中的地位一樣低),後來又與他自己的可持續服裝公司合作Outerknown這使得他對衝浪界和其他地方同樣重要。

可持續發展是斯萊特與.這家備受尊崇的瑞士鍾表品牌以開創現代計時腕表、製作精美而令人垂涎的航海腕表而聞名,它的係列為空中、陸地和海上冒險而設計,對那些喜歡生活在傳統社會參數之外的人來說,它並不陌生。在斯萊特身上,他們找到了完美的伴侶,反之亦然,尤其是因為百年靈接受用回收材料製作樂隊。

他們的最新合作——the超級海洋自動42凱利斯萊特兩人以百年靈的標誌性潛水腕表為起點,保留了革命性的分鍾計時腕表(被稱為“SlowMotion”)和厚重的發光棒等技術元素,以方便水下閱讀,而風格則采用了軍綠色表帶和亮橙色表盤的形式——這是對斯萊特已故父親曾經擁有的一款腕表的致敬。

隨著斯萊特最近推出的標誌性手表,似乎是與這位現年50歲(但永遠年輕)的偶像坐下來聊聊的最佳時機。6月初,斯萊特在巴厘島衝浪休息時,我們通過Zoom采訪了他,他談論了手表、海浪和可能參加2024年夏季奧運會的事情。

InsideHook:首先,是什麼讓你和百年靈合作的?

凱利·斯萊特:四年前,他們聯係了我們,有了在手表上合作的想法。我被接受。顯然,手表對我來說很重要,因為我的工作。我們一般衝浪30分鍾,但我一次可以衝浪近50分鍾。這就是我們理解的直線。百年靈也非常樂於接受我在Outerknown公司實施的一些可持續發展措施,Outerknown是我創辦的公司。他們讓Outerknown設計了一種由Econyl製成的帶子,Econyl是一種由再生尼龍廢料製成的材料,其中一種來源是從海洋中回收的漁網。這是個有趣的項目,真的。百年靈一直非常支持我們。我們做了一些海灘清理工作,一些不同的籌款活動,他們提供資金幫助清理水道。

超級海洋自動42凱利斯萊特是大膽的風格和可持續性
超級海洋自動42凱利斯萊特是大膽的風格和可持續性。

手表文化現在是衝浪的代名詞嗎?

衝浪者更重視旅行,而不是把錢花在手表上。也就是說,現在衝浪的人的類型在過去幾年裏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六十年代,逃避兵役的人沒有工作,在海灘上開派對。但今天有一個更大的橫截麵。它是世界上最大的生活方式運動之一。各種各樣的人都在衝浪。

當我還是個小孩和十幾歲的時候,我特別喜歡手表。這是因為我喜歡的手表上有一個電子遊戲。就像我喜歡的2百萬像素的吃豆人女士一樣。它上麵還有一個計算器,所以我覺得我在數學課上作弊了。我總是戴手表,因為它是我運動的必需品。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這並不是什麼時尚的事情:我需要在手腕上戴一塊表,這樣我就知道我還能在水裏待多久。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收到了人們贈送的一些手表,顯然在與百年靈的合作中,我遇到了很多不錯的手表,所以它是我生活中一個不錯的風格添加。這顯然是有百年靈這樣的讚助商的附帶好處。

百年靈超級海洋自動42凱利斯萊特

超級海洋自動42凱利斯萊特有一個大膽的審美。它背後的靈感是什麼,尤其是顏色?

當我們幾年前開始進入設計領域時,我們進入了一些可以激發設計角度的東西。我有一些用可兒木做的吉他,可兒木是夏威夷本土的木材。我有一個上麵鑲嵌著很漂亮的珍珠母。事實上,我有幾個。我有一個被偷的尤克裏裏,我又做了一個。我有幾把可阿木吉他,它們都是珍珠鮑魚母鑲嵌的所以我們一直在嚐試,但要在深度和壓力下測試這些材料需要時間,所以這不是我們能馬上著手的事情。然後我們開始討論手表的設計,我說,“哦,我小時候,我爸爸有一個橙色的潛水表。”一天,出於某種原因,他買了20年的手表後,決定給它買一個不同的表帶。第二天我們去衝浪,他手腕上的繩子掉了,他弄丟了。幾天後,他去潛水尋找,但沒有找到。 So it was a really important thing in his life. I forget if his dad gave it to him or something, but it was a heartbreaker for my dad. So the orange colorway on this watch is definitely inspired by that as an homage to my father. It was really cool.

說到旅行,你最喜歡的衝浪地點是哪裏?

我最喜歡的地方是在斐濟一個叫塔瓦魯阿的島上。那裏的海浪很美,人也很好,海水很溫暖,像熱帶一樣。釣魚和潛水很棒。他們正在進行一個巨型蛤蜊修複工程,所以島上到處都是巨型蛤蜊。我在世界上遇到的最好的人是斐濟人。

凱利·斯萊特和他標誌性的百年靈手表
斯萊特在百年靈看到了一個誌同道合的合作夥伴。

那在水上呢?你喜歡去哪裏?

在我年輕的時候,我第一次去的內陸城市之一是巴黎。我在藝術工作室、派對和餐廳玩得很開心,感受衝浪之外的一些文化。在我20歲出頭的時候,我開始打高爾夫球,在過去的25年裏,我真的對高爾夫上癮了。我真的很喜歡蘇格蘭,去蘇格蘭的聖安德魯斯、金斯巴恩斯和卡爾努斯蒂打高爾夫球。在過去的10-12年裏,我曾被邀請參加過幾次那裏的錦標賽。我喜歡去那裏。海岸周圍有一些海浪。但我是去打高爾夫的。那裏很少有海浪。

旅行時你都帶些什麼?

我總是帶著一把刀,你隻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刀會派上用場。我總是有一個螺絲刀或扳手工具。砂紙。頭燈或者防水手電筒之類的。我帶了很多食物和補品。我總是有一兩個額外的包,卷起來很小。我喜歡我的裝備。我總是帶著一件樂器。對於任何喜歡彈吉他的人來說,尤克裏裏琴是最好的,因為它很小。我演奏了很長一段時間的音樂,所以我總是在手邊準備一件樂器來放鬆自己。

衝浪火把卡路裏…你怎麼補充?

我可以靠冰沙生活。我喜歡冰沙。大部分都是水果,所以很健康,你可以把蛋白粉和其他味道不太好的東西混合在一起,而且你不會注意到。不是每個人都想要奇亞籽布丁。我可以掩蓋冰沙的味道。冰沙是我的家常便飯。

當你想在飲食上作弊時,你會吃什麼?

冰淇淋。我喜歡聖代。我永遠都不會不喜歡聖代冰淇淋。

你在50歲的時候會做很多交叉訓練來保持健康嗎?

我不怎麼做交叉訓練。衝浪能讓你保持良好的體型,尤其是如果你整天都在拚命衝浪的話。你的有氧運動變好了,某些肌肉,比如你的背闊肌和肩膀會變大——劃槳的肌肉。但這對你的姿勢不是最好的。我今天大部分時間都在向後拱。為了達到平衡,你需要一些交叉訓練,一些身體鍛煉,一些深層按摩來恢複。但你會變得很瘦,你的身材很好。如果你一次在水裏待上3個小時,而且你想一天衝浪兩三次,你就不會吃那麼多,因為那樣你就會覺得很飽很脹,所以你消耗的卡路裏會比你吸收的卡路裏多。

凱利·斯萊特還是會被打
50歲的斯萊特仍然是世界上最好的衝浪者之一。

你已經贏得了幾乎所有可以贏得的東西,你仍然可以和年齡隻有你一半的孩子競爭——你考慮過退休嗎?

我本打算今年退休的。我認為對我來說,競爭讓我有目標,讓我保持身材,讓我在比賽中處於領先地位,所以默認情況下讓我保持健康,意識到我在身體裏吃了什麼,我的睡眠模式。如果我處於競爭狀態,我的狀態會變得更好。9月到1月底我都有假期,所以我有時間考慮一下。我50歲之前想要的。上次我想進入奧運代表隊,但我沒有做到。但是明年將會有一個稍微不同的資格。如果我不說我在想,那就是在撒謊。因為下一屆奧運會的舉辦地可能是我職業生涯中取得第一或第二好的成績的地方——在塔希提的蒂阿胡波奧。法國要舉辦奧運會,他們選擇在Teahupo 'o舉辦,我已經贏過六七次了。 It would be really great to try to make that team. They only took two people from each country in the last Olympics, and they’re going to take three from a couple this time — including the U.S. I honestly think the qualification is potentially harder for me than winning the Olympics. If I can get in there I think I’d have a shot at winning the Olympics in 2024. And I’d be 52, so I’d be one of the oldest Olympians in that game.

凱利·斯萊特展望未來
不管有沒有奧運會,可持續性仍然是斯萊特未來的首要目標。

你開創了服裝係列和品牌,最著名的是Outerknown,它具有巨大的可持續性組件。環保一直是你的首要任務嗎?

老實說,那不是在我小時候。我隻想得到讚助,得到免費的衣服和衝浪板。我沒有想過。但我認為,隨著你的平台越來越大,你對人們的影響越來越大,你就會開始考慮如何以一種對世界更有利的方式利用你的平台。我想,當我在20歲出頭的時候開始健康飲食時,這與地球的健康狀況是一致的。當Twitter出現的時候,我開始關注一群提高環保意識的人,我開始了解到更多關於環保的知識——尤其是關於服裝的知識。我不知道服裝和時尚行業對環境問題的影響。你知道河流被染成藍色或紅色是因為染料被用於服裝以及對世界的影響。在智利的沙漠裏,他們正在傾倒數不清或數英畝的舊布料和紡織品,這些都是服裝業生產的。有一大片荒地,他們基本上就是把它們扔進了沙漠。 It’s really wild to see. And most of the people who work in the fast fashion industry around the world and in factories, they’re not well taken care of, there’s not very good safety measures, they don’t have good working conditions, often times they can’t use the bathroom for like the whole day. It’s wild when you hear these stories. It wasn’t until I started following some accounts on Twitter back in 2008 or ’09 that it started to hit home for me. The thing that’s made me the most money in my career has been the clothing industry and I didn’t know much about it so I decided to start getting more involved. I started a company when I was still surfing for Quiksilver. We started a company called VSTR, and then when my time at Quiksilver finished I had already decided about 6-12 months prior that I would start my own brand, which was Outerknown. I started to kind of formulate behind the scenes what I wanted it to be, and social compliance was really number one, even ahead of environmentalism, though they’re kind of hand in hand for me.

Baidu
map